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白癜风的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0:05:0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白癜风的病因,福建怎么治愈白癜风,江西白癜风的危害,淄博能治白癜风的西医,云南白癜风主要病因,广东根治白癜风的论坛,平谷白癜风医院

还记得这位在天安门前敬礼的最年长抗战老兵吗?

他走了!

4月27日清晨5点多,参加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中,最年长参阅抗战老兵陈廷儒在苏州逝世,享年104岁。

2015年,他参加了胜利日大阅兵,通过天安门时他庄严敬礼的画面,感动亿万人。

今天(4月29日)上午9点半,陈廷儒老人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苏州殡仪馆举行。让我们点烛,送老人最后一程。

抗战老兵陈廷儒

遗体告别仪式今天举行

今天的苏州殡仪馆告别大厅庄严肃穆。厅两边挂着挽联:千里沙场为人民北战南征,百岁人生书不尽乾坤壮丽。高度概括和肯定了陈廷儒老人为祖国和人民无私奉献的一生。

大厅中央,悬挂着陈老的遗像,那是两年前陈老参加抗战胜利日大阅兵时,军报记者专门为他拍摄的。照片上的陈老精神矍铄,笑容满面,身着崭新的阅兵专用军装,左臂上的“ 新四军 ”标识格外引人注目,表明这名慈祥的长者,曾经是九死一生的民族脊梁。

大厅四周,摆满亲属和生前好友,各界群众和单位送的花圈,江苏省军区和苏州市四套班子送的花圈摆在显目位置,充分说明陈廷儒老人在部队官兵和苏州人民心中的地位。

上午9时30分,陈廷儒老人遗体告别仪式在低回的哀乐中正式开始。近百名亲友,部队官兵代表和各界群众代表肃立默哀,向陈老遗像三躹躬。干休所领导介绍陈廷儒同志生平,代表组织对陈老光辉一生给予高度评价。陈老的长子陈晓平代表亲属答谢各级组织、领导和亲友,对老人及家人的照顾,表示一定继承和发扬父亲留下的宝贵精神,传承好家风,沿着父亲和革命老前辈的足迹继续前进!

与陈老永别之际,大厅里悲哭声一片,大家含泪瞻仰陈老遗容,向安卧在鲜花翠柏中的陈老遗体躹躬告别……

一名自发前来送别陈老的李姓中年男子说,陈老是苏州人心目中的老英雄、“大明星”,从前年大阅兵开始,他就关注陈老,喜欢陈老。惊闻陈老逝世,他们一家人都很难过,从新闻中得知今天举行遗体告别仪式,特意赶来送陈老最后一程,向抗战老兵表达最崇高的敬意!

老兵不死,精神永存!

抗战老兵陈廷儒生平

陈廷儒1914年1月出生于江苏涟水,1939年9月入伍,1942年9月入党,生前为苏州军分区第五干休所正师职离休干部,是苏州军分区首位百岁老人。

78年前,时任小学校长的陈廷儒,面对日寇的野蛮入侵,挺身而出,毅然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游击队,踏上抗日救亡的道路,并因为文化程度较高,很快成长为部队骨干。

抗日战争期间,他历任涟水县抗日游击队基干队长、中队长、连长,区委书记兼区长,领导抗日群众,在敌后战场与凶残的日寇展开殊死搏斗,自己九死一生,亲人也因受到牵连被敌人残忍杀害。

解放战争期间,他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苏北兵团政治部秘书、科长,参加了淮海、渡江、炮击金门等重大战役战斗,为民族独立和解放立下汗马功劳。

新中国建立后,历任福州军区解放前线报社副社长、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、福州警备区顾问等职,为部队思想政治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,先后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三级解放勋章、独立功勋荣誉章。

2015年9月3日,已是102岁高龄的陈廷儒作为抗战老兵代表,参加了举世瞩目的胜利日大阅兵。

因为年龄最长,陈廷儒被安排在老兵方阵第一车、第一排、第一座,引起全国人民广泛关注。

陈廷儒在通过天安门时庄严敬礼的画面,深深感动了亿万观众,永远定格在人们的脑海中。

陈廷儒生前故事

2015年8月底,在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之际,军报记者有幸采访过这位饱经战火洗礼的老人。谈起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,他说,一定要铭记——“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”。

陈廷儒的家位于姑苏古城东南隅,院落不大,布满花草盆景,错落有致,井井有条。满目郁郁葱葱,一下子冲淡了盛夏的暑气,给人宁静舒适的感觉。

陈老中等身材,略显清瘦,风度儒雅,谈笑风生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真不敢相信,一位饱经战火洗礼的百岁老人,能够有如此康健的体魄。

作为年龄最长的参阅抗战老兵,陈老身上有什么不平凡的故事?话题自然而然地从70多年前的那场决定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打开。

日本鬼子来了,小学校长当不成了

1914年1月,陈廷儒出生在苏北涟水县胡集区姜垛村一户贫苦农民家里。因父亲早逝,家中兄弟姐妹多,生活艰难,陈廷儒打小被过继给伯父当儿子。

伯父对聪明伶俐的陈廷儒甚是疼爱,省吃俭用供他上私塾读书学文化,期盼他日后能出人头地。陈廷儒没有令亲人失望,以优异的成绩从程集高小毕业,1933年顺利考入省立运河乡村师范学校学习,后毕业分配到胡集小学任校长。

“说是校长,其实手下没兵,我既任校长同时也是任课老师。”谈起当校长的经历,沉浸在回忆中的陈老笑了起来,“我热爱这份教师职业,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。那是一段充实而又快乐的时光。”

可惜当校长时间不长,日本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,不断传来的国土沦丧、老百姓家破人亡的消息,令年轻的陈廷儒痛心疾首,同时也感到了一介书生、报国无门的痛楚。

由于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策略,国军节节败退,很快战火燃烧到陈廷儒的家乡。日军从连云港一路南下,几乎没有遇到激烈抵抗,1939年初春,涟水县城沦陷。兵荒马乱的年代,许多学生随家长逃难去了,陈廷儒也没有心思教书了。这个时候,国民政府涟水县教育部门以不专心工作为由,把他这个校长免职了。

“国家都要灭亡了,还谈什么好好工作?”陈老说,“免职了也好,正好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今后的路怎么走。”

不当亡国奴,毅然参加党的地下抗日武装

日军的凶残,加之国民政府不正面抵抗,使许多国人看不到希望,许多人离开家乡逃难退向大后方。刚开始,陈廷儒也曾产生退到大后方谋生的念头。但内心强烈的不想当亡国奴的痛苦,最终打消了他的这一消极想法。“不抗日就没有好日子过,不抗日就得当亡国奴!”

这个时候,在涟东地区出现了一支抗日游击队。这是一支30人的抗日武装队伍。后来陈廷儒才知道,这支队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独立抗日中队,是我党利用国民党一个思想进步的区长手下30人的区保安队名额组建的,主要任务是在敌占区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,组织群众抗日。中队白天不活动,一到晚上,就有计划地到偏远农村向群众宣传抗日思想,教唱抗日歌曲。

听了党的抗日宣传后,陈廷儒受到巨大的触动,明白了很多道理,思想发生很大的转变。后来又学习了毛主席的《论持久战》理论,感到组织群众全民抗战是个可行的办法,从而看到了抗日救亡的希望。

“谁都不想当亡国奴,老百姓抗日的决心是一致的,把群众组织起来在敌后开展抗日斗争大有可为。”陈廷儒毅然决定参加了党的抗日武装组织,并且因为文化程度较高,很快成长为抗日宣传的骨干。

回忆起那段搞地下抗日宣传的经历,陈老神采飞扬,“我们一般是晚上运动到一个村,先派岗哨把村子的所有进出路口封住,只许进人、不许出人,以防走漏风声遭到敌人偷袭。”

陈老说,向群众教唱了许多抗日进步歌曲,很多现在都记不清了,但一提到著名的《大刀进行曲》,陈老还是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来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……”

当了区长遭报复,伯父被鬼子残忍杀害

国民党军队撤离涟水县后,独立中队的抗日活动也就公开化了。1940年,新四军三师黄克诚部来到苏北,领导敌后抗日斗争。涟东抗日游击队也发展壮大起来,很快达到300多人的规模,在涟水地区有了较大的影响。

陈廷儒也很快成长为基干队长、中队长、总队七连连长。1942年,陈廷儒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他被任命为李集区区委书记兼区长,肩头的担子更重了。

日伪军屡屡遭到新四军游击队的袭扰,汉奸分子也常被秘密镇压。吃了亏的日伪军把他们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身为新四军区长的陈廷儒自然成了日伪军的重点剿杀目标。

有几次,鬼子下乡扫荡,都把陈廷儒所在村作为重点清扫对象。但由于新四军早有防备,加之群众警惕性高,鬼子虽然来势汹汹,但都扑空无功而返。

1943年春天的某个早晨,陈廷儒因公事没在村里。日伪军200多人在叛徒的带路下,悄悄摸进村子里,很快把村子包围。一伙敌人直扑陈廷儒家中,野蛮地踹开院门,搜捕新四军干部。陈廷儒虽然侥幸逃过一劫,但伯父被敌人当场残忍杀害,有几名民兵被敌人掳走,不久后也被日军残暴屠杀。

得到消息的陈廷儒无比伤心,想起伯父对自己亲如父亲,他再也忍不住放声恸哭起来……

跟随大军一路向南,事业爱情双丰收

1945年8月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中国人民取得伟大的抗战胜利。

由于当时农村信息极度闭塞,等陈廷儒他们得到抗战胜利的消息,已经过去几天时间了。“大伙儿特别开心,虽然条件有限没有搞隆重的庆祝仪式,但想起一路走来,冒着枪林弹雨,牺牲无数先烈,最终还是取得了胜利,当然高兴!”提到当年获悉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情景时,陈老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据陈老回忆说,“抗战胜利前夕,常常看到头顶有美国盟军的飞机飞往日本方向去执行轰炸任务,我们知道,抗战的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的扭转,日伪军如同秋后蚂蚱,蹦达不了几天了。”

抗战胜利后,陈廷儒所在部队被编入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,他先后任苏北兵团政治部秘书处秘书、第十兵团政治部秘书科科长,参加了解放战争之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解放上海、解放福建、炮击金门等重大战役战斗。建国后,他先后任福州军区政治部解放前线报社副社长,福州军区党委办公室副主任,福州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,莆田军分区副政委,福州警备区顾问。1955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三级解放勋章,1988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。

在福州军区政治部机关工作期间,一名聪慧美丽的苏州姑娘、女干部程璧珍义无反顾地爱上了陈廷儒。他们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相濡以沫,甜蜜恩爱60多年。

1981年,陈廷儒离休,与夫人一起回到“天堂”苏州休养。他们一个酷爱书法,一个喜爱画画,琴瑟和谐,夫唱妇随,安享晚年。他们生活简朴,热心公益事业,关心下一代成长,经常给青少年学生讲革命传统。

谈起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,陈老说:“抗日战争损失太大了,年轻人要铭记历史,牢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,努力振兴中华!”

陈老,一路走好!(部分文字图片来源于“军报记者”微信公众号)

(原题为《9·3大阅兵最年长抗战老兵遗体告别仪式今天举行,请转发为他送行!》)来源洪文军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云南白癜风容易治吗